Archive for 思忆

我这是在哪里

最近的几个月,我变得越来越放肆。放肆到很多从前不敢说的话都敢于表白,以前不敢做或者认为不能做的事情都做了出来,而不是像从前一样只是藏在心里。因为,一方面觉得自己老大不小了人生已经走了超过三分之一,另一方面觉得话如果不说出来对方永远不会知道,而说出来,最多也就是觉得没面子或者尴尬。

 

多年在外的经历,让我早已学会了引而不发,习惯了把话藏在心底,所以我有许多的秘密。

是我看开了吗?可能是,也许又不是。我可以看破生死,却看不透感情这东西。

 

好友的一个朋友这个月自杀了,是个很好的外国人,待人很真诚。我听了除了表示惋惜,也并没有太多的惊讶,虽然我不清楚他自杀的原因。据说他还记得我,能够理解我,如果真有灵魂,我希望他能回到上帝身边。

 

我可以高傲到让所有陌生人觉得我高傲,也可以无趣到让周围所有人都认为我无趣甚至幼稚,但是他们都不知道,我还可以让我深爱的人感受到我的专注甚至疯狂。

什么样的关系?

“关系”这个词很特殊,复杂多变却又不难厘清。
 
"关系"不像"东西", 通常我们不会问人家你是"东西"吗? 因为回答"是东西"和"不是东西"都不顺耳。比较而言,"是东西"要比"不是东西"好听一些,但是随后人家又会问你,你是什么东西?
 
现实生活中, 我们都跟人打交道, 不管这个人是不是东西,是什么东西。他是活生生的人,因为某种原因你要跟他接触,发生关系。所以,在闲暇的时候,我会把手机联系簿和MSN、QQ的联系人分类一下, 依据就是我和此人之间的"关系"。通常来讲,大致有这么几种:1)亲人 2)爱人 3)朋友 4)同学 5)同事  6) 陌生人 7) 敌人。(备注:部分类别目前为空)
 
"亲人"和"同学"都是人生的早期就确立的,发生改变的几率相对小些。但是,也不排除亲人之间反目成仇,同学之间形同陌路的情况。
 
"同事"和"朋友"的界限通常也不会那么分明,因为只要曾经是同事,也都算得上朋友。除非是工作中勾心斗角,水火不容,就有可能成为陌生人和敌人。那么, 如果一个人无论何时硬要把同事关系和朋友关系分得很清楚, 是不是太做作了些? 我想, 这样的人不如也归到陌生人一类,以后还是不要发生关系为好。纵使你再怎么在乎他, 既然只能做同事,那就做最陌生的那种吧。
 
"爱人"可以是情侣,但也有可能是与你相守一生的人,相处好的话成为亲人, 不好的话将来发展成陌生人、 敌人也不一定呢(要做婚前财产公证哦,嘻嘻.)。
 
QQ和MSN还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你可以随意把好友分到某一类别,实在不喜欢就加黑名单,阻止联系人。
 
其实, 无论什么关系,还都需要去维系的。所以,让我们发生关系吧! 错了,是发展关系吧!
 

忏悔一下

今天吃饭的时候,我又把一个酒瓶盖放到了Jeff连帽衫的帽子里。他的帽子很扁,放上去后我还偷偷往里按了一下。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这种陋习,看到穿连帽衫的人,我都会找个东西偷偷放到他们的帽子里。
上次Coco的帽子里不知被谁放了一个香蕉,还放了一整天。她说难怪帽子重了很多还硬说是我放的,可我知道我没放,当时看到Sude在偷笑我想肯定是她,没有揭穿她罢了。
我也经常穿连帽衫,还好大家不知道是我放的,不然我每天回来帽子里要倒出一大堆垃圾,吼吼~

在家还是KFC

人很奇怪,在家做事的效率远不及在外的效率高。在家的时候会房间和大厅走来走去,看看电视,喝杯果汁,躺一躺,听听歌…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个下午没做什么事就已经天黑了。
 
后来我明白了办公室和家的不同之处,前者营造一种团体工作的紧张氛围,后者给我一个舒适休闲的私人空间。
 
所以,为了多做些事情,确切地说是“个人的公事,公司里的私事”,我选择在KFC或Mcdonald’s的一个安静的地方,虽然感觉拿一台笔记本比较傻但是躲在一个角落还是能安心工作的。
 
把要完成的事罗列一下,竟然有A4纸两P,以至于有时候一样都不想做了。
 
我常常觉得自己没有动力缺乏干劲最大的一个原因是没有对于金钱和权力的强烈欲望。这种欲望却是很多人成功的原动力,为了摆脱穷困他们拼了命地工作,努力赚钱,为了几块几十块都能争得面红耳赤。而我,在我看来给我100元和给我10000元是开心1天和开心5天的区别。
 
如果要说努力工作是为了成就人生价值可以作为一个奋发的理由,但是想到人生短暂活一辈子最终也是这么一回事我就有些没了干劲。
 
俗话说,人吃土一辈子,土吃人一回。
体会:累的不想动的时候还是可以强迫自己机械地做些事情的,洗脸、刷牙、收拾床铺…。

暴雨,雷暴雨,迟到

700醒来穿好衣服准备去锻炼,但是困的不行。看到外面下雨有些窃喜不用跑了于是再躺一会。

 

715一声巨雷把我震得跳起来赶紧去阳台关窗户。完了回来还是很困,因为昨晚夜色太好兴奋得过头了到1点半才睡。

 

期盼的秋天到了,白天明朗空气清新,夜晚凉风吹拂,正是勤奋的好时节(嘴上这样说心里也这样想实际却没这么做,-_-!

 

使出吃奶的劲终于挤上了67路车,NND三站路开了40分钟,我爬都能爬到了。迟到,幸好**通情达理没挨骂!

 

头发到底要不要剪?犹豫

 

心得:大的成就都是由认真完成一件件小事累加取得的。

极其痛苦的回忆

早晨就想把昨天的事记下来,但是今天一天事情都很多,晚上回来看了会电视吃了半个西瓜还有零零碎碎的事现在才空下来。
昨天下午洗完澡空调房里出来偶尔感觉有些伤风没有太在意。后来见到的一个人却让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撼,现在想起来心有余悸。
这是一张我有生以来见过最为恐怖的面孔!
当见到他的第一面我是十分意外的,但是出于礼貌和以往锻炼出来处事不惊的性格我并没有表现出多么恐惧,甚至看不出一点疑惑或差异。
接下来是两个多小时的交谈,我依然表现得很镇定期间看样板、谈合作、交流看法,我还用手比划谈笑得很正常。但是我不得不注视他的脸,我不好形容,也不愿意再去回忆细节… …
后来我渐渐感觉到室内冷气对我的入侵,渐渐咽喉疼痛起来,头有点晕了。
到地铁站时已经没有力气了,浑身难受的厉害,有想呕吐的感觉,但是刚才的面孔却一直在我眼前浮现。
回到家没有吃饭,喝了水躺在床上我头痛欲裂。脑子里挥之不去的那张脸,尤其是他送我出办公室时一张幕布遮着他脸的半边,我的心"噔"的一下立即联想到鬼片….
只有这个时候我才体会到人不生病是多么幸福。我想身患绝症的病人在离开人世之前也是要经过这样的一段煎熬,只是他们比我的痛苦要大得多,持续的时间要久。因为我通常第二天就会完全康复了。
世界上有很多不幸的人,很多时候很多事情我都束手无策力所不及。我想睡觉了。

还想坐轮船

小时候来上海需要先乘车或者人力自行车到高港,然后坐轮船,第二天中午才能到达。
江上行船虽不及海水清澈碧蓝一望无际,却也是波涛汹涌。站在甲板上看着船桨击打后留下的波痕,吹着江风很是惬意。
我们通常是坐四等仓的,上面有一等舱没进去过。下面是五等仓没有床位,很多贩卖鸡鸭的小贩会在带着他们谋生的资源在这里窝一夜。怎么想起来泰坦尼克?
安顿好后,大人会带我们四处逛逛,看看船心巨大的机器发出轰隆轰隆的声音。还有船上的小卖部,但最忘不了的是船上的餐厅,虽然很少吃但是每次还都是很希望尝尝船上盒饭的味道。
通常我们会准备一搪瓷杯的饭菜,最上面加个荷包蛋,傍晚的时候坐在床沿拿出来吃特别香,特别有味道。
现在早就不坐轮船了,坐大巴从家里来上海也只要2个半小时,十六铺码头也没有往日的辉煌了,一切都变了。
浦江游轮还在,哪天要去坐一次,哪怕只有20分钟。

7月29日,阴

早晨运动的确比晚上好,一整天都会精神!
昨天理了头发了,
 
状态还不是最佳,做事效率还不够高。
今天回来下大雨,出门跑了200米,淋个落汤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