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思忆

8年后,2只乌龟,死了

7月30日,两只乌龟放在阳台上,热死了。

都怪我不好,中午回来后,本想给他们换水,却发现已经一动不动了。

糟糕的心情又蒙上一层阴影。

夜晚,在院子里的小树下把它们埋了。

对他们来说,8年的时间,大半蹲在狭小的鱼缸里,吃一种口味的食物,离开未免不是一种解脱。而我,不必考虑自己离开后,由谁来照顾它们。

这两周,丢了无数衣物、杂物、书本,很多几年都用不到的物品。

一个人,一个行李箱,就够了。

写在临行前

明天一早的飞机,这个在端午小长假以后仅上了一天班的又一个假期对我来说才正式开始。

简单收拾下行李,确认护照、相机、充电器等必须物品带齐之后,有点拖拉地到现在还没睡。

今天把妈妈要的U盘复制了她喜欢的歌曲,和已经打印好装订成册的歌词快递回去,她明天应该收到了吧。如果我不幸遇到交通意外或者自然灾害从此离开这个世界,我想这将是我留给妈妈最后也是最珍贵的礼物。

我不是杞人忧天或过分担忧,相反我认为是理性的一种思维。人有旦夕祸福,每天都有很多意外和不幸降临在很多人身上。

此刻,除了有点困。我的心情是放松、平静、寂寞的。这是一个人的旅行。

我喜欢独处,也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电视是要长时间打开的,甚至睡觉时也开着。家里有我,两只乌龟,还有蜘蛛、蟑螂等昆虫,相处得算是融洽,我们都有那一份孤独。

日本是个地震多发的国家,最近几年环太平洋地震带地壳活动频繁,有幸的话我能碰到有生以来第一次地震,也可能是最后一次。

我想,一个很大的遗憾就是我没有机会告诉那些人:我喜欢你。这句话,除非从我口中说出,别人是无法察觉的。所以我不说,大概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密码保护:你曾问我,是不是舍不得你走

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

曾经的长发

Jason Mao

Jason Mao
披头散发

Read more

May 15th

世界上最让人沮丧的事

是纵使你再怎么努力也无法实现的那些残酷现实。比如生老病死,地震海啸。

不会游泳的我如果掉在大海里,纵使拼命挣扎使出浑身力气也只是扑腾几下最终沉入海里, 那时候一口空气都是奢望。在游泳池里我会试着寻找这样的感觉。

爱情往往也是不由自主的,因为是两个人甚至更多人的事所以很难掌控。恋爱和相守。喜欢一个人和被别人喜欢都不难,最难是彼此相互喜欢,情投意合。共度一生已是后话了。虽说如此,向喜欢的人表白或暗示还是必须的,但是在没有回应或回应冷淡的时候就该适可而止,死缠烂打只会让对方的印象越来越糟。如果有人跟你百般示好,纵使自己不喜欢也要怀着感激的心善意对待,设身处地换回思考你就会明白。爱情是盲目的。

现在看来,最安逸的事,就是一个人静静地靠在沙发上听音乐。上海太吵,凌晨4、5点钟的时候,走在马路上听着风吹拂树叶发出的沙沙的声音感觉是那么宁静。

我养的肥鼠

 
活的,死的。二者的不同除了动与不动,前者会吃喝拉撒外,更重要的是活着的多了一样东西,叫”感情”, 不光人有,动物也有。电视上看到一只小黄狗和小白狗不离不弃的故事,竟意外地让我留下两行泪,人世间有太多的悲哀事,最悲惨最常见的的却是生离和死别。

Jason的胡言妄语

21st Feb,2010

1.公司新来不久的人事Shirley是个身材丰满高壮的女人,初为人母的她整天挂在嘴边的就是她的女儿,一个1岁半的小女孩。

下午她在办公室说她昨天晚上睡觉竟然把她女儿的被子都给抢过来了, 大家都在笑。我漫不经心地说,这又没什么的了,要是你睡觉不注意翻身那就惨了….

Jake接话说,就把她女儿压死了。

大家狂笑!

——————
2. 新住处的有线通这两天不太好使,信号时有时无。报修后,一个小伙子上门检测说信号太弱,问我数字电视能不能看,我说能。然后他问我,看的时候会不会出现马赛克。我想了想, 调侃地说,有些时候会… …看是什么片子了。

他开始没发现,后来忽然回过神来,哈哈。

我说开玩笑的。

(PS:的确只为开玩笑)

———————

3.Coco偶尔会拉住我说一些八卦,那天说完去吃饭晚了,于是大家问我们在聊什么呢。我冷静地说也没什么,只是就朝核问题交换了下意见, 另外就最近的中美贸易摩擦进行了磋商。

哈哈哈!